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一章:商铺捡漏,本命法宝

第三十一章:商铺捡漏,本命法宝(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瀚海碧空如洗,晚霞映照分外美丽。

就在这时,一颗犹如同赌坊骰子般的高阶灵器灵光包裹破空疾飞,因为惊人的速度因此云雾水气都为之隐隐分散开。

分海裂云之名,倒也并非全是吹嘘。

“师兄,换我驾驭一会分云梭吧,您休息一下。”自东海坊市出来已经三天了,全程都是眼前这个男人驾在驭着这件灵器,虽然他看上去只觉得举重若轻,但事实上是不可能的,灵梭类法器虽然遁速惊人,但对于法力与心神的消耗也很惊人,这对于修者来说是常识。

眼前这个男人如此轻易,只能说他的法力、精力全部都远超常人……盛名之下,果然无虚。

“那好,就有劳欧阳师妹了。”欧阳红袖想要接手,朱鹏也并没有拒绝,事实上她再不主动提出的话,自己就要喊对方接手了。

出门在外期间,朱鹏轻易不允许自身的精力法力出现较大的消耗,因为那样会很严重的影响战力的。

欧阳红袖,海外散修第一家回春府欧阳家的嫡系弟子,修仙世界不太像凡人世界那样重男轻女,因为修真文明主要看你是否拥有好的灵根资质,至于是男是女则并不重要。

欧阳红袖是一名体态丰满风流,但面色蜡黄、形容极普通的女人,以修真者的标准而言就是丑陋了,只要稍下功夫,修仙世界几乎没有丑女,因为每一次生命进阶,升华,都是一种生命力本质的提升,女修的体质比世俗凡间女子优越,气血比世俗凡间女子充盈,因此只要不是老太婆,一脸百年不散的胶原蛋白是女修的标配,因为很健康,自然很美丽。

然而这个欧阳红袖却是个另类,虽然打扮得也很整洁,但却是个很纯粹的苦修士,功底扎实,对于自身修炼功法的领悟度也很深,这是以朱鹏的标准而言的,能达到这个标准,可见她在修炼上倾注了多少心血。

欧阳红袖去驾驭灵梭穿云破空,而朱鹏则在另一处蒲团上坐下,开始闭目打坐调息,修者的遁光速度本来就很快,但这次前往回春岛宗门依然派出一驾灵梭过来,只能说孤悬海外,这距离实在是不近。

“师兄,大概五天之后我们会经过飞云岛,那里有一处宗师建立的海外散修坊市,师兄有兴趣去采买一番吗?”

“我们时间上倒是宽裕的,若是师妹有兴趣,同去游览一番倒也无妨。”东海物产与大陆不同,有些东西在大陆是高价,在东海则是贱价,反之也是如此,因此东海散修坊市是有价值是游览一番的,即便捡不到什么大漏,更换下储物袋里的财物,拿回去扔给王忠也是一小笔浮财。

当然,朱鹏也是看在欧阳红袖此女不是惹事的人上,因此才应承下她隐隐的期待,若是爱麻烦的,他绝对指令对方一路飙到回春岛去,尽可能把一切可能发生的变数压到最低。

五日后,赌坊骰子形状的分海裂云梭缓缓降下来,灵光闪烁,朱鹏、欧阳红袖落在山林间,那颗骰子般的高阶灵器迅速缩小,然后飞入到朱鹏衣袖当中。

这是属于宗门的财产,返回元始魔门后是要归还入账的,因为修者遁光速度本来就很快,并且是阶位越高越快,距离太远还有传送阵,因此像此类专攻飞遁的灵梭比较罕见,除宗门外修士个人少有人配置。当然,价格不菲也是一方面主因。

“飞云岛主,莫先生与家祖颇有交情,不过这个时候莫老先生应该已经在回春岛上了,我们倒不用再去拜会了。师兄,同去坊市采买一番吧,东海妖兽类的物产尤为便宜,即便用不上,买回去转手卖掉,也多少能赚上一些。”在说这番话时,欧阳红袖那张蜡黄色的小脸上几乎放出光来,她平常颇为沉默寡言,只是一到这坊市却是振奋起来了。

“莫前辈已经去回春岛了?那这处坊市岂不是已经完全没有了防备?坊市商人与采买者的安全如何保障?”

“只是我们这些人知道莫先生八成已经去回春岛了,更何况即便莫先生不在,这处海外坊市也是一处颇有年头、颇为重要的散修交易点,一般不会有人敢犯众怒,更何况还有一支筑基修士组成的护卫队,足够镇压绝大多数问题了。”欧阳红袖敢如此拍胸脯般担保,波澜壮阔之下朱鹏摸摸鼻子也不好再置疑什么。

金丹宗师莫先生在飞云岛上建立了一座小城,在幽州筑基修士可建立家族,金丹宗师可开宗立派了,至少眼前这座小城守备森然,布局暗合阵法,莫先生如果真的如欧阳红袖所说的那样修为精深的话,再配合上他的筑基修士护卫队,这是已经有了建立宗门的基础。

朱鹏与欧阳红袖都是筑基修为,因为进入小城之中无人阻拦,城中有店铺,有散修摊位,但都布划得很规整,繁而不杂,繁而不乱,的确是有年头了,自成规矩。

“朱师兄,您逛您的,我逛我的吧,落日之前在城中心的醉仙楼会合。”

“……小心一些,你应该很清楚有一些人想要你的命。”略一沉吟,考虑到欧阳红袖这一身修为深度隐隐代表着的心性,朱鹏只是这样说了一句。

“谢师兄,不过师妹自信,在这城中就是金丹宗师也不能无声无息的杀掉我。”欧阳红袖闻言之后,颇为认真的深深注视朱鹏一眼,然后这样道。于是,两人各自分开游逛于这坊市之中,都是对自己眼光颇有信心的人,难得来一次海外坊市,不捞上一笔再回去怎能甘心。

不过,卖的都比买的精啊。

外来的修士想要捡漏,本地的散修奸滑似鬼,他们又何尝不想坑一坑外地人。在安步当车的过程中,朱鹏就发现数个摊位上有着灵光暗藏的东西,但仔细一看,往往都是低阶灵物涂抹上一些高阶妖兽之血,然后标个似高不高的价值,若是抱着捡漏的心思去,往往就要被人家坑上一小笔。

这其实也是一种较量,对于修士眼力、学识、功底乃至于心性的较量,朱鹏逛了几圈,发现各个摊位里的诈术居多,少少有几个小漏,当朱鹏想要买下来时,摊主也往往迅速警觉,以各种手法抬高价格或者是干脆不卖了。这些摊主不过是修行世界底层的小人物,朱鹏也不愿意威压他们,因此不卖就不卖了,转身就走并不多说什么。

一逛小半天,朱鹏捡下几样小漏,多是利用大陆与东海的物价差,大概能赚个几百灵石,同时摊主若是顺眼,他也往往不吝指教,告诉对方或者卖低或者卖高了什么。

最后朱鹏转进到一处附近来说,最为宽阔宏大的店铺,以筑基境界来说,朱鹏实际上是不缺灵石的,甚至于一般刚刚结丹境的宗师都未必比他更富裕,虽然是筑基境的弟子,但上一次鬼婴果一役后,法灭真人给他的可是金丹宗师的供奉待遇。

再叠加上镇海阁、皇山以及宗门的奖励、五行堂的收益,以朱鹏的奢侈修炼方式,一时都消耗不完,因此他口袋里灵石很富裕。

这时,店铺的掌柜亲自迎了上来,殷切执行着,蛇有蛇道,鼠有鼠途,他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判断出豪客临门了,因此表现得得体却又热情。

“把你们店铺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吧,若是真有我喜欢的,灵石不会少了你的。”事实上,真正的好东西,大商铺、本地宗门内部体系就消化掉了,某种意义上讲,没点关系渠道,有灵石往往都不容易买到好东西,因此朱鹏也没怎么抱大的期待。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无论掌柜的怎样殷勤,他最后拿出来的几件东西都不过是筑基境修士眼里的好东西而已,那几件视之为珍宝的中下品灵器,在朱鹏眼里问题多多,连自己亲手炼制的都多有不如之处。

凭这些东西让他花大价钱,当然是不可能的。

……………………

数件中下品的攻防灵器,倒也不是说完全没有价值,但那价格,令本身就是炼器宗师的朱鹏觉得蛋疼。他终于理解为什么五行堂,自己炼几件灵器就够撑好几年的了,因为不是豪客,根本就消费不起。

其次是一些筑基灵符,妖兽内丹、骨骼,哦,符宝也是有一件的,只是那价格同样感人,反正朱鹏是没什么兴趣买这样一件消耗品的。

掌柜确定朱鹏是大豪客,因此真的是连箱子底都翻出来了,朱鹏转着转着,就来到一堆破铜烂铁之间:法宝碎片。

金丹修者,可祭炼本命法宝以纵横天下。修真文明体系下,生命体每晋升一阶,对于下阶者而言产生的实力差距都是难以逾越的。

而金丹修者与筑基修士之间最大的差距就在于“法宝”二字。法器、灵器还都仅仅只是器而已,哪怕是鬼灵珠这样的顶级灵器,也称不上一个宝字,金丹宗师炼成本命法宝,日夕以丹火心血祭炼强化,说穿了,哪怕是一块石头这样祭炼百年,其威力也不小了。

更何况任何一件本命法宝往往都是金丹宗师倾尽家财铸成,这是要跟自己一辈子的东西,能有实力多用一块好料,就绝不会用丝毫的贱料,但即便如此……金丹宗师也是会陨落的。

此时此刻,在朱鹏四周这些法宝残片之上,他依然可以感受到隐隐的血煞与法宝原主人的气息,这些东西怎么说呢,金丹宗师以下的修士用不好,金丹宗师往往不会去用。

即便是朱鹏,他能够以顶级灵器流银返焰鼎炼化这些法宝残片,但炼制出来的那些低级法宝卖给谁去?

筑基修士多数用不了,金丹宗师各自有本命法宝,谁会去使用低阶法宝?当然,那些刚刚晋升金丹,还没炼制出本命法宝的除外,但辛苦炼制,还是卖不上价的。

掌柜之所以收这些法宝残片,就是攒到一定数量后卖给大宗门,要他们炼化掉原主人气息,然后返炉炼制灵器的,但这是宗门才能做的生意,对于个人来说,没什么太大的价值。

朱鹏购买了一些还算有创意的灵符,就在他在掌柜点头哈腰即将离去时,两名店小二“呼哧、呼哧”抬着一破碎的青色铜炉进来,这铜炉上雕刻着飞禽走兽、神龙妖魔,同时炉身之上还有数张黄底朱砂的古旧符纸贴着,看似飘零似乎风一吹就能吹落,但错身而过间,朱鹏眉头却因此微皱,他突然止住脚步,然后在片刻沉吟后又一次返回店铺中。

“你们两个懒鬼,豪客都已经走了,你们才把东西都搬出来,回去,回去,把这些破烂都给我搬回库房去,别再放在这里占地方。”掌柜骂骂咧咧的训斥着店小二,如果他身边那些法宝残片还有丝毫灵性,此时此刻随便哪个都会立刻飞腾起来,令这势利眼的掌柜血溅当场。

也就在这时,朱鹏返身折回来了。

“掌柜,我把你这里的天雷符包圆了,但你把这个贴符青铜壶送我吧。”天雷符也是筑基境的大威力灵符,虽然掌柜这里卖的很贵,但在其它地方也的确是不好买到。

“呵呵,客人……您眼光真好,这件破……碎的神壶,它可是”

“别扯了,我只是觉得这青铜壶既像壶,又像鼎,颇有些古风意味罢了,你要是搭给我,天雷符我就包圆买下,你要是不肯,我掉头就走。”虽然灵石不缺,但朱鹏毕竟不是肯吃亏的人,这一番话语他说得坚定至极,也令那油滑的掌柜眼珠子滴溜乱转,寻思半晌,就在朱鹏断然转身就要走出店铺时,他突然张口道:“再多给……多给二十块中品灵石!”

在一手钱,一手货的交易之后,一盒天雷符与那青铜色的贴符古鼎,就落入了朱鹏手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