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二十六章:水、大水、特别水,龙吟大泽!

第二十六章:水、大水、特别水,龙吟大泽!(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上品灵器天罗手套,成套中品灵器连心十环戒。

中品灵器五行炼甲,下品灵器霸剑蛮龙钺!

如果再算上作为后勤辅助装备的顶级灵器“流银返焰鼎”的话,朱鹏一个尚未筑基的炼气境修士,上上下下共装备着五件品相不俗的灵器,堪称是武装到牙齿,奢华至极了。

当然,除天罗手套与流银返焰鼎以外,其它装备全部都是朱鹏自己着手炼制的,自产自销,当然就比绝大多数修士省下一大笔灵石,如果全都是购买的话,凭朱鹏的赚钱能力也刷不出这么多的装备。

更何况,真正好用的上品灵器,即便是不差灵石也未必就能买得到。

炼气十二重大圆满的五行混元功,配合着十二重大圆满恍若妖魔荒兽般的体魄,朱鹏身躯膨胀至两米余高,下一刻他轰然撞破空气,一剑席卷横向扫荡,那霸烈绝伦的剑势笼罩恍若蛮龙的嘶吼咆哮!

吼……砰!

第一息,在那恢宏金白色的剑光笼罩之下,厉念全力打出的压箱底法术:白骨生死桥犹如一条被抓住七寸,猛烈甩动的长蛇般,呻吟着于剑光当中寸寸扭曲、崩解。

然而这一刻周身承载着沉重五行炼甲的朱鹏已经破裂空气壁障,冲撞到一行四人面前,轰。

砰得一声,沉闷而突兀。

就如同被一辆高速疾驰的磁悬浮列车正面冲撞到一般,幽冥白骨城四名筑基境修士当中炼体最强的鬼僵被周身重甲的对手撞倒,下一刻朱鹏从他身上践踏趟过去,当这个如重装列车般的家伙冲锋过去时,躺在地上的筑基境修士鬼僵已经仅仅只剩下一张皮了,他整个人镶嵌在大地当中眼见不活。

松软的山石土地未必比鬼僵的僵尸体魄更硬朗,但朱鹏的力道控制如意,并不是真的从他身上平趟踩过去而已,事实上每一点冲撞践踏的杀伤都集中在他的要害处,如此一冲一碾,焉能不死?

第二息。

周身重甲的朱鹏略划过一个完满的弧度二次冲撞而至,勾魂、夺魄、厉念他们飞腾而起都没有用,别说电光火石间没有那个时间余地,即便是有,法体合一丹劲爆发状态下的朱鹏也有踩踏空气虚空遁走的能力,并且绝对比他们更灵活更凶猛。

(杀!此子不死,我们所有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一息之间,白骨生死桥被破,厉念强压下真元逆行冲上来的血气,虽然这样做会让内伤变得更加的沉重,但至少暂时不会爆发出来,此时此刻这口血若是喷出来,气息就泄了,更是有死无生之局。

可惜,这个道理厉念虽然明白,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懂得。

尤其是勾魂这个矮冬瓜护媳妇,夺魄飞身而起,勾魂在下面一掌击推在夺魄脚下,两相借力之下,一息之间鬼修夺魄就成功冲到一定高度,虽然被封印为炼气境的修为,但炼气境也是能飞的,更何况还是筑基境修士的底子。

取出一件白骨飞剑踩踏,同时已在高空中夺魄向下向自己的丈夫甩出一道灰纱,这两人居然瞬间就做出决断,要拿厉念当弃子,让他们夫妇二人成功遁走。

只要逃出五行封灵阵范围恢复筑基境修为,勾魂、夺魄两人联手,继续杀人完成任务是够呛,但逃脱性命总是有极大把握的。

可怜的鬼修厉念,除不小心跨入五行封灵阵外,从头到尾他做得都是最为正确的选择,然而在一帮猪队友的协手努力下,绝望挥舞出漫天钩影的厉念仅仅只是坚持了一息时间,然后他就在朱鹏的大剑纵横间被绞成碎片。

吞噬到筑基境修士的血肉、真元,蛮龙大钺之上灵光如火上浇油般健旺猛烈,更加威不可挡。

缓缓吐息,解去丹劲爆发、法体双修的极限负荷状态,虽然仅仅只是两息,但已经令战局抵定,在蛮龙剑吞噬转化灵力、吞噬转化生命力的双重功效作用下,自身的伤并不沉重,也没必要继续保持爆发状态持续自损了。

勾魂、夺魄的高空遁走意图被黄氏兄弟与王忠联手毁掉了。

王忠虽然无法离开中央阵眼,但他装备土行混元炮打高空目标却是没有问题的,大阵笼罩范围内仅仅只是炼气大圆满修为的勾魂、夺魄仓促之下哪里挡得住土行混元炮的灵器之威。

再加上黄氏兄弟的剑阵与竹傀儡灵光炮也威力不俗,在这样强大的杀伤压制下他们硬生生被逼落下来。

然而,在下面等待着他们的却是漫天飞舞席卷而上的飞叶快刀:木行,飞叶刀轮,借势用力,范围打击,在林间使用威力惊人!

伴随着四周飞舞萦绕快刀的还有那柄霸道绝伦的金鳞大剑,朱鹏虽然已经退出丹劲爆发状态,但他依然是一身灵器、人剑合一、炼气十二重大圆满的修士,这样的条件又占据着绝对的先手优势,数合一过,疯狂交错的三人身影就又一次静止了。

鲜血,生命与灵力浸润着蛮龙剑,再下一刻,勾魂、夺魄两修士的身躯爆开,便恍若炸裂般。

“愚蠢,你们若是扛着重伤强行从高空飞遁离去,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被硬逼降落下来,你们以为自己还能再找到更好的机会吗?”喃喃而语,在朱鹏的左手无名指与尾指上,两枚铁指环闪烁着幽幽得异芒。

刚刚在生死之下,勾魂、夺魄都拼着经脉爆裂强行打出筑基境的搏命法术,可惜被朱鹏分别以连心十环戒吞噬掉了,他们最后关头的困兽搏命,事实上一丝半点的价值也无。

“师兄真是厉害,前后灭杀五名幽冥白骨城的筑基修士易如反掌一般,灵素佩服。”当然要佩服,杀得如此凶,如此狠,全部都是在帮双修府出力。

雾气消散,大阵解去,尹灵素持剑走出看着满地尸身与近乎毫发未损的黄氏兄弟,由衷地赞叹道。

“当然,两位师弟也是勇烈,以炼气境之身强行压制四名筑基境高手,未来前途光明。”看着黄氏兄弟略有些不自然的脸色,尹灵素赶紧补充言道,黄氏兄弟果然因此脸色大为好转,他们兄弟并非是城府深沉之人,在刚刚的战斗中也的确是倾尽全力、以命相搏了。

“他的乾坤袋我收了,这三人的乾坤袋灵素你和大家分一分,我去看看河水蓄涨的情况如何了。”拿走厉念的乾坤袋离去,他是四人中唯一的一名筑基中期,应该是多少有些积蓄的,另外三人则都是筑基初期,看之前那个元屠的乾坤袋就知道了,幽冥白骨城鬼修士的身家并不怎么样。

既然这一次大家都出过力,那么就大家分一分,也算是激励士气。

打开厉念的乾坤袋,里面灵石、丹药不少,玉简介也有一些,但最值钱的却还是他之前仗倚施术的人皮白骨幡,下品灵器,但在功法高度契合的鬼修士手中大概能发挥出中品灵器的威能,的确算是很不错了,可惜对于不是鬼修士的拥有者来说,它的价值还比不上一件顶级的法器。

(对我来说也就一些蕴灵丹和灵石还有些价值,即便我日后要转修阴属性功法,这些鬼器也不及我自己锻造祭炼的合用。)在朱鹏即将重新整理,将厉念的物品都归入杂物类时,乾坤袋中角落里的一本黑籍,突然映入他眼帘。

朱鹏纵横数百年,更是巫师世界的顶级谍影,见微知著是他的基本能力,看着乾坤袋中的那些杂物,又看了看角落里这本被层层隐藏着却便于取用的黑籍秘册。自然而然的,朱鹏就将之收入手中。

黑籍上所书的似乎是厉念自己的修行心得与感悟,然而朱鹏凑近鼻前略一闻嗅,然后他笑了笑,随手汇聚空气中的水气将秘册浸透,浸水之后黑籍之上的墨迹迅速重组,整本变成一本血红色的册子,上书:天煞修罗功,五道铁画银钩般的字迹。

在修真世界,玉简介的传承很方便,但还是有一些修士更愿意手记笔录,其中便包括这天煞修罗功的主人。

(天煞修罗功?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见到过,返回宗门后再查一下资料吧。)这具身体毕竟不过是一阶之姿,过目不忘一眼千年的本事还无法完全融汇入身体,但印象这样的模糊,说明当时也不过是无意间扫到一眼,因此一时难以回想起来。

………………………

临江镇,鲜血再一次染红土地,只是这一次,却是修士的鲜血。

察觉到河水水位的异常变化,幽冥白骨城的少宗主幽绝,迅速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然而血祭炼化大阵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这个时候退不得,更不能退。

所谓顶级灵器,这和上、中、下品灵器又有不同,几乎非人力可以炼制的,即便是人力可以炼制,正常情况下旷日持久,也非一代人可以完成,哪怕是以修士的寿命来说。

当然,要硬是说有哪个金丹宗师、元婴老怪放着法宝不用非要炼灵器,那搭功搭料,也并不是说一定炼不出顶级灵器,只是很少有人会去做这样的事而已。

朱鹏手上唯一的顶级灵器是流银返焰鼎,这座两用鼎首先是炼器大师苦心炼制成上品灵器鼎炉后,又经一个修士家族几代人心血浇灌打磨温养而成的,即可炼丹又可制器,朱鹏晋升筑基境后,甚至于低品法宝也可以通过它炼制出来,放到一个中小型宗派那就是镇宗重宝。

幽冥白骨城的独有顶级灵器“鬼灵珠”也是如此,并不仅仅只是屠杀几座镇子血祭数万人就可以炼成而已,容纳这些血魂怨力的界膜珠本身也是一件异宝,只是本身并没有什么力量,对于高阶修士的价值也不大而已。

当年幽冥白骨城有人成功炼制出顶级灵器鬼灵珠,仗之纵横一时,炼气杀筑基,筑基杀金丹,凶威赫赫。

可惜,后来被一位正道宗师以雷法击破,直到数百年后的今天幽冥白骨城才自地壳深处又找到一枚界膜珠,必须以它祭炼出顶级灵器,祭炼出上品灵器都算是失败。因为一件上品灵器对于一名修士来说价值不菲,但对于一个中型门派来说,不存在战略价值。

然而一旦临江镇后山积蓄的山洪一泄而下,整个血祭炼化大阵即便不会因此被冲毁,鬼灵珠的降阶也是幽绝接受不了的,上品灵器和顶阶灵器根本就是两回事好吧。

一旦此事办砸了,哪怕是幽绝是幽冥白骨城的少宗主,这件事也够他喝一壶的,更何况幽绝清楚的知道厉念一行人已经战死了,隐藏于暗处的敌人出乎意料的强大。

(既然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长发披散肩头,一身金丝黑袍气质华贵却又阴沉的青年男子暗中下了决定。

于是,包括任石道人在内的幽冥白骨城五名筑基境修士就死了,死于幽绝之手。

“咳咳……做事做绝,少宗主您真的是有城主当年风范。我说赵蕊儿那娘们怎么半途不见踪影了,原来是察觉到危险先一步脚底抹油了,咳咳……真是想好好抱一抱她的大白屁股啊。”在不断的剧烈咳嗽中,被偷袭重伤的老道任石终究还是被幽绝一剑削首,投入到虚空中的气血洪炉当中。

到这一步,鬼灵珠已经自生灵性了,无数锁链、触须似的东西自气血洪炉当中蔓延生出,自生灵性般绞杀着临江城附近范围内的一切生灵,吸吮着每一丝气血。

然而对于站立在木楼高处,迎风而立的幽绝,它却是秋毫无犯、不敢靠近的,这是因为幽绝自幼以心炼之法打磨着界膜珠,虽然在界膜珠被打磨为鬼灵珠后,这种心炼禁制会被消磨掉大半,但依然足以让幽绝拥有鬼灵珠的先天控制权。

“出来吧,出来吧,出来吧,鬼道至宝……鬼灵珠,助我纵横天下,光大鬼道!”伴随着幽绝咆哮而现的,并非是鬼灵珠,而是“轰隆隆”冲砸而下的万顷洪流潮水。

“可恶,只差一点了。”注视着远方的洪流迅速冲至,甩手之间,四杆骨质阵旗分别落在木楼四周,结成阵势将整个木楼笼罩在一片灰紫色的大阵之中。

如果仅仅只是抵挡洪流的余波,凭幽绝的修为与这大阵的守护绝对足够用了,可惜,幽绝做梦都没想到,某个人居然可以控制倾泄而下的万顷洪流河水。

水行,龙吟大泽!

水行有两种练法,一种是走水利万物而不争的路数,正所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