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八章:师法修真,贯通一线;终战前的最后一个世界

第十八章:师法修真,贯通一线;终战前的最后一个世界(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昔日的苍龙武界,今日的炎黄新世界。

李青莲有一位修为精湛深厚的师兄不惜耗损自身元气,为她点开古巫之路,而炎黄新界的其它丹师、修者可就没有这份机缘,这份待遇了。

哪怕像范文东、杨采儿之流,他们同时学习巫师与古代巫族的传承法门,真是学得头都大了。

他们可都是丹师,无论意志力、领悟力都堪称是出类拔萃的一时之选,但就连他们学起来都如此吃力,这古巫之道的艰深晦涩由此也可见冰山一角。

但在中华武士会拥有百分之百绝对统治力的炎黄新界,只要有资格、有机会的人几乎都在参研修习这套法门。

这,当然并不是因为朱鹏本人的号召力有多高,或者强制性的政治正确,而是这套法门的确是直指生命进化之诀要,像范文东自觉自身潜力已尽,但在苦修古巫之道后,却隐隐打破上限壁障,他感到自己窥视到更进一步突破的可能。

作为当代诞生的巫帝,中位面诸天世界中食物链最顶端的生命存在,朱鹏纵横数百年岁月,他从一介缺乏巫师精神力资质的泥巴种、地球遗民,步步实证,晋升到今日的生命阶位,他的进化法门精要当然是强大出众的。

但,要称之为最强大、最出众,却也未必,对于这一点朱鹏自己本人也深深清楚。或者说,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也许李青莲、范文东、杨采儿这些继承者,修行者会迷信于古巫圣道的强大,但朱鹏这个创立者心底里却非常清楚,比之修真,自己的古巫圣道至少在目前而言,是差上那么一线的。

此时此刻,这名一身红衣法袍的光头男子端坐在地宫石室的正中央处,石室内简单至极,触及入目的尽是坚硬青石,四壁如此,石桌石凳亦是如此。

虽然外表光滑,但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以锐器直接劈砍而成,当真是毫无丝毫的斧凿雕琢痕迹。

在朱鹏盘坐处的正前方,有一颗水晶球闪烁幻化着玄奇光辉,映照之下令朱鹏四面八方都产生幻影虚像,粗劣一数大概有二十幕之多,而其中大部分的,则是自身与钟隐多次的交手记录,余下的则是这百年来历经的数场生死苦战!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心血灌溉,思维燃烧,如此才有一线可能锻造出最强大的古巫圣道。

双手虚按而圆,朱鹏苦苦思索着自身每一瞬的应对有没有更好更完美的变化。自身在无数次战斗中检测着自身功法的破绽与缺失,如果我拥有这种能力,这一剑是不是不用回防?

如果我在刚刚那一刻进攻得更加果决狠辣一些,钟隐的伤是不是会受得更重?

也就在这时,大地波动,有道道黑炎奔涌而来,最后这股雄浑的刀气力量于地下石室中汇聚成型,却是“刀神”李静玄。

“还在钻研?朱鹏,对于古巫圣道你已经穷尽心血,立下大道之基就足够了,仅仅只凭你一个人也不可能将整个道统完全完善,后来事就交给后来人吧。”

“我只是在强化自身的修行罢了,这可不是后来事,更不能交给后来人。求其上者得其中,我若是选择求其下,恐怕此生都没有机会突破九之极数了。”因为感应到李静玄的到来,朱鹏已然提前散去功法,同时关闭掉自己面前的水晶球投影。

古巫圣道的主体虽然是由朱鹏奠基创立的,但其相当大的一部分内容却也是来自于李静玄、来自于中华武士会神武阁。

丹师体系被并入古巫圣道中,可谓是了却李静玄平生最大的一件心事,丹师文明孕育于华夏炎黄文明当中,因此,只要丹师还存在于这宇宙中一日,只要古巫圣道一直都得到发展弘扬,那么李静玄倾尽一生苦苦求索的华夏永存,就真的实现了。

文明,必须也必然依附于强大的力量之上。

“李叔,您这次特意前来,不会仅仅只是为了提醒我注意休息吧?”

“当然不是,打断你一时思路,我也知道你半天都缓不过来,不过这一次……来,跟我去见一个人。”李静玄这样的神态作派甚至让朱鹏挺好奇的,这么多年了,能让李叔如此开怀甚至故作神秘之事,当然是很少见了。

朱鹏这处青石地下密室实际上并没有门,四周的防御法阵是有的,但门户却没有,朱鹏自身以地火应龙的种族天赋行走在大地土石之中非常自如,李静玄虚化行走于土石之中犹如行走在另一个世界般,人剑分的境界朱鹏也同样达到,李静玄虽然是人刀分,但他对于此境界的领悟与应用,却远远强过于朱鹏。

大概在三五分钟之后,朱鹏知道李静玄为何如此难得的开怀了。

推门而入,一身冰蓝色皮袍的青年男子缓缓地转过身,数百年未见了,李露风采依旧,但他周身的气象却已然是天翻地覆般不同了。

“……李露?李露?你小子终于回来了!”

“是啊。一别数百年,好久不见了。”低语着,下一刻两人都是大步前踏抱在一起,场面一时间都显得有些基情,好在下一刻两人就把对方推开了。朱鹏,李露,都不是小儿女情态的人,虽然在这一刻,他们都是真情流露,感慨至极。

“你也真是厉害,本来我以为自己这数百年历练,数百年挣扎,不知道多少次的生死险恶啊,怎么都能变得比你强些,没想到好不容易衣锦还乡,你已经达如此境界,你和宗主已然将宗门经营至今日的规模。”数百年前,中华武士会为完成黑暗契约,举宗攻杀搏命于暗黑五界域当中,然而当时的中华武士会发展日短,实在力弱,为求保护宗门与几亿的地球遗民,当时还仅仅只是传奇大巫师的李露主动联系上被封印的深渊魔龙王,并且成功欺骗了它。

那件事情的最后,李露带着一群志愿者,可以说是带着客死异乡的信念与决绝开着中华武士会第一艘地火巫塔战舰冲入无尽深渊中,同时他也引走了当时被欺骗而魔力大损的深渊魔龙王。

事实而言,以当时李露的实力,哪怕开着一艘巫塔战舰,他面对的也依然是近乎十死无生的危局,虽然当时中华武士会上上下下谁都不会说这种丧气话,但绝大部分人都将李露这一次的行为视之为自我牺牲,因为在下位面无尽深渊,一个实力基础都不稳的巫师,想要逃脱过深渊魔龙王的追杀,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然而,所谓英雄既是指能人所不能,数百年之后历经艰辛的李露转身归来,他已然晋升六阶辰星阶大巫师,生命阶位境界甚至比李静玄都更高,想来战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然在无尽深渊那种地方,李露也活不到今天。

“那头深渊魔龙呢?当年对它无可奈何,今日你我兄弟联手活剐了它,为你也为当年枉死的族人,好好出口恶气。”拍着李露的肩膀,朱鹏这样言道,虽然说是深渊魔龙王,但自己并不觉得它会比钟隐更加强大。

“呃……这种事就不必了吧?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打打杀杀的并不好。”李露摇头轻笑间,一条小型的袖珍飞龙自他的衣袍大袖中振翼飞出。不过它落在李露的一侧肩膀上恶狠狠地瞪视着朱鹏,只是略小略q版,略显得有些过于可爱了。

“你,你降伏了它?”

“过程中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也谈不上降伏,更为准确的说,是一种融合共生关系吧。”李露融合了深渊魔龙王之血,成为了一名龙巫师。

虽然这数百年来,几经艰辛,几经险恶,几经痛楚他都并没有说,但朱鹏却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遭过的罪不少于自己,甚至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前尘尽去,不说那些了。兄弟,我今晚叫上当年你熟悉的朋友,我们痛饮一番不醉不归。”轻吸一口气,但并没有急着追问什么,甚至对于李露与凯伦俐的事,朱鹏都没有多问一句。

他想说自然就会说,如果不想说,那就让这件事过去吧,对于李露这种人而言,你喜欢他,崇拜他,厌恶他,痛恨他,乃至于想杀掉他,都可以,但唯独不能怜悯他,对于李露这种骄傲到骨子里的人而言,怜悯这种情绪本身就是最大的污辱。

当年的地火巫塔战舰,现在降落到炎黄新界时,已经是被改装得完全看不出来以前的构造了。

李露一行人这数百年来可以说是修修补补得重新造了一艘全新的巫塔战舰,就好像密密麻麻得补丁重新组成一件衣服一样,在丐帮那样的衣服叫作百衲衣,而在巫师世界像这样的巫塔该叫什么,朱鹏不知道。

但他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中华武士会荣耀证明,哪怕这座巫塔报废、再也不能用,它对于炎黄华夏、对于炎黄新界的价值依然远远高于十座最崭新的半神巫塔。这座巫塔之上每一寸的血泪斑斑,都是荣耀。

虽然是龙巫师,虽然已经晋升六阶,但李露的此时归来,对于两大文明战争格局是没有什么太大影响的,不过中华武士会因此补上高阶巫师不足这方面的短板,古巫圣道三大构成:丹师,巫师,古巫。

丹师体系由李静玄来执掌,巫师体系由归来的李露执掌,远古巫族体系现在由朱鹏,未来朱鹏希望由自己的师妹李青莲执掌,三者有机组合方才是真正的古巫圣道,那是更超越单纯巫师体系,是足可以与修真文明体系相匹敌的,强大存在。

李露的回归令中华武士会高层振奋了一段时间,然后朱鹏就再一次陷入痛苦当中,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一幅绝世佳作上添笔,并且要达到画龙点睛效果,这种事情本身就不是轻松的。

尤其朱鹏求其上者,他希望初立的古巫圣道可以与修真文明体系正面匹敌,不落下风,然而同时也只有他最清楚,这有多艰难,多么不可能办到。

看似只是一步一线之差,明明已经比巫师文明体系都更强大了,但真正对比修真文明体系,却还是弱那一步一线,难得贯通。

(终究,终究还是只能跨出这一步啊。想要打败修真文明,就必须要了解修真文明……)再一次坐在青石石室中,朱鹏的面前浮现着三张本命卡牌,它们伴随主人数百载岁月,并且随着朱鹏的强大而荣耀,而升华。

(好在,有李叔,有李露他们在,有甘道夫导师的照应,宗门短时间内应该是稳得住的。想要贯通那一线,也只能如此了。)思索着,红衣法袍的光头男子将手掌按在深渊恶魔牌上,同时命运卡牌翻转,在朱鹏感应着下位面同时,为其提供着气运上的支撑。

青色石室内,在某一刻,金辉大盛。

……………………

是年,某下位面修真世界,幽州大旱。

有三阶金丹境僵尸王破劫而出,逆天妖魔凶焰滔天,它本身存在便滋涨无穷邪气遗祸一方,州府大乱,盗匪纷起,行尸乱世,妖魔并至,凡间世俗十室九空,路有遗骸枯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