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三章:双血终战,李静玄的危局

第十三章:双血终战,李静玄的危局(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在尸人病毒扩散、东瀛末日真正降临之前,很多人都曾在动作电影中看到这样一幕场景:

主角英勇的以一敌众,而四面八方包围着他的敌人小喽啰们就像脑残一样,大部分划水,少部分三三两两的过去送人头。

然而事实上,这其实是一种颇为写实的情景描绘,因为普通人不是正规军,面对强大凶恶的对手时,他们把胆气提升起来需要一个时间段,胆气的强弱之分决定着他们出手的快慢果决程度,而当其它人出手时大多数人会产生一种依赖心理。

如果率先出手的人得手了,那么四周剩余的人则往往会受到鼓舞一拥而上,但如果率先出手的被对方反手砍杀,这一幕画面会降低四周大多人的胆气,直到他们的胆气下一刻提升至出手的临界值,或者,士气上完全崩溃掉。

冷兵器砍杀与热武器时代不同,那种鲜血淋漓斩杀同类的恐怖,以及无限接近死亡的恐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会瞬间消耗掉一个普通人的所有体能。

因此,东瀛把那种毫无顾及、肆无忌惮砍杀同类的剑手,称之为人斩/人屠,虽然谈不上赞美,但的确不是大多数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在包围当中,朱鹏不时以左手剑鞘格挡开四面斩开的攻击,右手执握的长刀左右挥杀,俨然于血雾当中纵横起舞,如果把现实游戏化的话,这个家伙的buff“人斩之心”一定已经红得发紫了。

“他杀了老大,他杀了老大,杀了他!”

“救老大,快去救老大……”

在一片的混乱当中,有些头目去追砍朱鹏希望获得“复仇”后的声望加持,而有些人则聪明的去扒废墟,如果能救老大出来似乎也是功劳一件。就是在这样的混乱当中,朱鹏四处奔跑着却又不肯离去这片范围,本来可以同时攻击他的人就不多,朱鹏又有意识得选择那些偏僻狭窄的地形,这样一来四周能够递上手攻过来的人就更少了。

嗡……嗡嗡……

电锯嘶鸣的声音又一次在那片废墟之下响起,有一些正在扒废墟的堕落者反应比较快,下一刻他们就面色惊变的四散跑开了,而另外一些则没有这么快的反应,因此……轰,当那些杂物像烟花一样爆开时,他们的身躯也被两道血红色的龙卷席卷撕碎了。

如同魔神一般站起,那牛头盔钢铁面具之下的小眼睛死死凝视着朱鹏,再下一刻,它他就犹如一头激怒的公牛般,践踏着鲜血与尸骸挥舞双刃奔跑杀来。

“死吧,死吧,死吧,一切都给我去死!!”一路之上但凡敢阻挡其冲锋的人或物都被一刀绞杀至渣,这个家伙的疯狂暴虐气焰也一路推动至极限巅峰境。

“跑啊。”

四周的合围者跑散,朱鹏则收刀归鞘,在对方轰隆奔跑到一定距离时,他也陡然发足攻上,东瀛的剑道甚至是华夏刀术之道,因为重劈杀而轻穿刺,但轻重大小却又与华夏的剑器相近,算是一种极具特色武器,虽然有唐刀作为前身,但无弧唐刀对于使用者的身高与臂力都要求过高了,武士刀加入出弧度变化,令这一兵器对于使用者的要求大大得降低。

砰,呛!

铁甲巨汉挥舞血色刀轮一斩而落,朱鹏也于这一瞬间由下而上的斜斩出刀,黑色如玉质般的武士刀鞘瞬间崩解碎裂,而自中斩出的豪烈剑光就如同困龙升天一般,先是一分为三,接受幻影归一于一剑当中斜斩而出。

双方瞬间错身而过,朱鹏虎口处绽裂,周身的汗水于一瞬间浸透衣衫,刚刚那一击也的确是他目前修为境界下的巅峰之作了。

身后,铁甲巨汉右手中的刀轮被斜斜斩开,并且缓缓停止转动,因为刚刚那一刀的锐利已经切断电导线。

猛烈地转身,还想再次出手,然而铁甲巨汉脸颊上的面甲却也在这一刻破裂,掉落,却是同样在刚刚那一瞬间的交锋一击当中被损毁。

“果然是你……安西教……不是,老爸!”浑身是汗的转身,看着那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胖脸。

朱鹏的老爹朱有喜原本是一个和善的,软绵绵就像一颗大棉花糖一般的胖子,虽然猥琐、好色、喜欢捞功诿过、爱占小便宜、懒惰并且贪财,但大体而言却依旧是一个好人,至少,在朱鹏眼里他是一个不错的父亲。

而眼前现在的朱有喜,肥胖、凶悍,他的两只小眼睛里闪烁的凶暴与疯狂的神色,鬼知道他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老爸,你怎么了?我是朱鹏啊!我是你儿子啊?”

“朱鹏……我儿子!”

血色的大刀咣当一下掉落在地上,下一刻朱有喜小眼睛中涌出大滴大滴的眼泪,那委屈的神色就像断奶的五百斤胖娃子,这一下子可把朱鹏心疼坏了,赶紧过去抱住自己老爸,在他的印象里自己老爸又怂又没本事,胆还小,真的是难以想象他经历了多少残忍可怕的事,才会变成眼前这个模样。

然而,看着这两个人抱在一起,四周的堕落者喽啰们都百脸懵逼了,入侵者……入侵者突然间变成了少公子?那你们刚刚打那么欢干什么啊!

朱有喜的精神状态明显是有点不正常了,朱鹏注意到他的神色总是在时而凶狠、时而亲切中切换,同时武者的本能也在提醒着自己,如果此刻闭上眼睛的话,朱鹏感受不到自己是在自己父亲身边,他只能感受到自己是在一头饥饿的巨熊身边,对方似乎时刻都想着杀死自己。

“儿子,走,跟老爸走,老爸给你攒下好多好多的宝物。走,我带你去看一看。”

(极端情况下催生出来的第二人格吗?因为外界环境的关系,第二人格反而因此成为主人格,因此老爸在见到我之前反而是正常的……一个凶暴疯狂的堕落者领主,但在见到我之后,潜伏的原始人格浮出,反而导致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正常了。)顺着朱有喜的意,朱鹏来到了一处隐蔽的木屋宫殿。

在朱有喜献宝一般的表情中,推开门板,他看到的是一片小山一般的物资。

方便面、矿泉水、脆脆肠,昔日的网吧通宵三大法宝,今日的末日三宝。不仅仅是这些,巧克力、风干鸡,还有好多好多的食物和饮料,这些都是在东瀛末日之前很常见,但现在每一样拿出去都可以换一条甚至几条人命的东西。

“爸,这里面有些东西都已经过期了,不能再吃了。与其扔在这里放着,你莫不如送出去给你的下属们收买人心。”拿着一包已经过保质期一年多的风干鸡,朱鹏相信这玩意现在拿出去还是有人愿意吃的,但如果继续放置下去的话,就真的毫无价值了。

然而,朱鹏这一番话就像碰触到了某种应激开关一样,朱有喜突然神色凶狠的抢过朱鹏手中的风干鸡。

“给谁?你想给谁?这里的东西是我的,全都是我的!你不允给谁,任何人都不允给!”狂怒的嘶吼了一阵,朱有喜抱着怀中已然过了保质期的风干鸡就如同抱住了整个世界。

“爸,您冷静一点,我错了。这些东西都是您的,谁也不会给,谁也不会过来抢的。”朱鹏立马跪了,赶紧竭力安抚。看来,老爸真的是患上精神病了。

抱着风干鸡吼了一会,渐渐的,自己也觉得自己的状态似乎有那么点问题。朱有喜想了想,然后他有些艰难地言道:“当然,这些宝物以后也会是你的,不过……不过那得是等我死掉之后。”

“不用,不用。这些宝物都是老爸你的,谁敢跟您抢,我们父子俩联手砍他,以后还要给老爸你抢来更多的宝物,你我父子联手,直接就统一东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要什么,就拿什么。”顺着他的话说,然而朱鹏心里想的却是得赶紧找渠道离开东瀛返回大陆,老爸这病情实在是不能再拖了。

在那堆放满物资,却恍若垃圾山一般隐隐有臭气的物品间行走,朱鹏一脚踩空,拔出腿来拨了一下,却在那些东西散开后看到一具已经干尸化的尸体。

面容已经完全烂得看不出来是谁了,然而朱鹏却从他手腕上一副老旧手表上认出,这是父亲过去的一名同事,朱鹏曾经叫他张叔,此时此刻却烂在这里,就连尸骨都无人收拾。

………………

房间内,垃圾山中。

朱鹏本来想重新掩盖好尸体,暂时不去刺激父亲,然而朱有喜却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后,阴恻恻得言道:“张鹏这个王八蛋,老子救了他,他却tm想杀了我吃肉,于是我就杀了他,我吃他的肉!”

“……老爸,别再想这些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好了。”

“过不去!”

“你知道我吃了多少苦,你知道我遭了多少罪?说过去就过去,哪有那么容易?”

“可是您沉浸在过去里,也不会得到慰藉,我是希望您好,我是希望您能幸福,抛开这一切,我们回大陆去,华夏并没有被尸人病毒波及,毁掉的仅仅只是东瀛而已,外面的世界依然很美好,我们逃出去,去三亚开海天盛宴,去京都逛天上人间,实在不行我们去东莞洗脚也行啊。爸,世界上美好的东西这么多,我们父子离开这里,这花花世界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躲在这里折磨自己做什么啊?”朱鹏扑上去,抓着朱有喜的双臂开始穷摇模式,可惜,和精神病人讲道理,如果讲的通才是见鬼了。

“离开这里?为什么要离开这里,我吃过人,我现在每天不杀人就难受,我还能离开吗?我,只能呆在这里,你……也……一……样。”朱有喜突然就出手了,他戴着手套的重拳就像钢锤一样突兀轰击在朱鹏的小腹处,紧接着一个左勾拳砸在朱鹏侧脸,瞬间把朱鹏打得三百六十度旋转,整个人都懵了。

在有些混乱的视野里,朱鹏恍然间看到父亲朱有喜那巨兽一般的钢拳轰破空气直砸而来,真的是痛下杀手,毫无一丝犹豫与余地的。

双手臂本能延着身体中线前抬,护住咽喉面门要害,下一刻朱鹏桩功虚浮整个就如同一颗炮弹般被轰得倒飞出去,他抓着垃圾堆身形倒移,滑动颇远。

“老爸!?”

完全没有理会,此时此刻朱有喜的主人格已经完全被压制回去,剩下的就仅仅只是凶暴疯狂的堕落者领主人格,只要击杀掉朱鹏,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朱有喜这个人了,剩下的仅仅只是一名强大残暴的血屠夫。

朱有喜虽然没修炼过武功,但一场实战几乎可以约等于三年苦修,尤其是血屠夫人格完全就是为战斗杀戮而创造出来的,那钢铁双拳纵横挥舞,招招都是再疯狂残暴不过的杀人技!

尤其,朱鹏在这个家伙的身上隐隐感受到了末日使徒的力量,那种……疯狂、污秽、毁灭、憎恶的,血的力量。

朱有喜身材高大胖,身大力不亏,此时此刻周身重甲披覆,在狭小的房间当中真的是一台人形杀戮机械一般,他的拳打得极长,劲力刚猛凶狠,朱鹏手臂与其碰撞交击,砰砰作响,如果是普通人在现场,都会为朱鹏感到手疼。脚下是覆盖极深的垃圾、杂物,步法灵敏都受到极大限制。

“呵啊!”

腰腹一沉,双腿扎入,在朱有喜毫不留情的杀拳面前,朱鹏心中的斗志悍勇也被激发起来了。

脚踏趟泥步,四周的杂物垃圾一时间就如同海潮般随着朱鹏的步子起伏卷动,解决了步法问题朱鹏一瞬间连踏出八步,自各个朱有喜最不顺畅,最不适合于发力的角度接连打出八记重劈挂!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空气爆裂炸响,朱鹏倾力施为之下每一记重劈挂打出都犹如一汽车轮胎爆炸,不说拳劲,仅仅只是这声势就骇人无比。拳锋与铁甲碰撞处,隐隐有血芒波及扩散,最后一击朱鹏双拳前递,将血屠夫整个人都打得倒飞出去了,重重得砸落于杂物堆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