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九章:本命心血,末日使徒

第九章:本命心血,末日使徒(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曾经辉煌强盛、近乎不可一世的罪狱之手终究还是分崩离析了,塞尔苏斯-菲尔与约翰-迪尔不愿意一辈子作无名指与尾指,永远仰人鼻息,并且在这乱世之中,大方向上的选择才是最为重要的,相对力量上的强大已经不足以压倒一切。

在塞尔苏斯-菲尔与约翰-迪尔看来,已方摆脱罪狱之手可以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余地。他们,是想要逃!

作为通天巫塔高层会议的座上宾客,这是昔日的荣耀,却也是今日的责任,甘道夫-阿不思走上最前线“血战”星系。修真者、巫师,他们在那漫漫星系当中疯狂厮杀,彼此消磨。

从势力基本盘上,修真世界是没有巫师世界强盛雄浑的,但据险而守的情况下巫师世界也打不下来,最可怕之处在于,这个文明拥有遇强越强、甚至越战越强的文明特征。

在这些年的交战中,巫师世界在修真世界发现一种自身从未接触过的社会淘汰体系:天劫!

中土玄都修真大世界的修士们,从一阶炼气晋升到二阶筑基,需要经受一次雷劫。由二阶筑基晋升还要三阶金丹还要再经受一次,撑过去实力与寿命精进提升,失败则直接死于天劫之下。

并且这个淘汰率高得吓人,更不能代受,哪怕是四阶元婴老怪为筑基修士扛天劫,天劫的威力虽然不至于无限度增幅,但不经历这一次打磨的低阶修士就无法获得晋升。

在这一淘汰体系之下,高阶的修士几乎没有弱者,许多低中阶修士为获得更多资源,获得更多的锤炼,主动投入到血战星系当中,因为只有强者才能在天劫下存活下去,混吃等死者、自欺欺人者,能骗尽世人却无法欺骗苍天,终究只能化为劫灰神魂俱灭。

因此修真体系下,修者的坚韧强悍程度是远远超过普通巫师的,只有最精锐的谍影方才可以与同阶修者比肩抗衡,但整个巫师世界的顶尖谍影才多少。

甘道夫刚刚前往前线,塞尔苏斯-菲尔与约翰-迪尔就拆分掉罪狱之手,阿古利巴-梅勒已经半废,希普顿女士又根本压不住场面,最后她选择把朱鹏的治疗停了。

客观而言,这的确是已经没什么意义的烧钱行为,在希普顿女士看来甘道夫-阿不思根本就是在感情用事,现在学院处处都是要用钱的窟窿,几十亿上百亿的维持异空间,往里面烧钱给自己的弟子续命,这种事实在太蠢了。

在这个过程中夏洛特与伊雯返回,只是昔日鼎盛繁华的巫师世界现在正在全面衰退中,就如同昔日经济危机时的某国一样,即便是名校毕业的也只能应聘到看电梯的岗位。

背后没有一个可以自控庞大组织夏洛特与伊雯,对于朱鹏的状况也只能保守治疗,甘道夫烧的起的钱,两个精灵女孩外加一个中华武士会都烧不起,更何况连甘道夫烧这笔钱都伤筋动骨非常吃力,相形之下,他们差得太多了。

“你呀,你呀。在这么要命的时候舒舒服服得躺在这里呼呼大睡,把全部的压力都甩给我,真是太狡猾了。”

“现在所有人都对中华武士会,不,是对黄肤系充满敌意。其实你我都知道,他们仅仅只是在害怕而已,但没人可以长期活在恐惧之下,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会有大麻烦爆发。”中华武士会本来就受到巫师世界汹涌的暗流隐隐排挤,本来这还没什么,因为当时巫师世界是诸天最强文明,它有足够开明的心胸与宽敞的怀抱包容一切。

但当巫师世界从巅峰坠落下来时,那暴露出来的人性,从来都不怎么好看,歇斯底里、痛恨混合着恐惧,这些年来黄肤系者与白肤系者的冲突飙升。

通天巫塔内高座的巫帝陛下之所以还没有全灭掉整个中华武士会祭旗,是因为黄肤系巫师虽然并不是巫师世界的主流,但总体量占据巫师世界五分之一左右还是没问题的,这个时候不管不顾的清算,简直就是自毁长城逼着黄肤系投入到修真世界的怀抱。

中华武士会作为一个黄肤系为主的势力,同时又是保留有自身独立文化的第一流组织,无数人的眼睛在盯着看呢,无缘无故、没有确凿证据的灭掉它,那滔天巨浪、轩然大波都是可以预期的。

然而,巫帝卡萨的心也很焦着,对面的修真文明虽然处于守势,但其势头明显越打越强,这个文明是一个在下位面枯竭资源中挣扎许多年的存在,一步步爬起来,晋升到中位面之后,其实力如同脱水大蒜重新泡在水中一样,开始急剧得膨胀。

更为要命的是,天劫淘汰体系隐隐证明着巫师世界始终未曾证实过的上位面存在,上位面那些很可能强大到超乎想象的生命体们,通过这种方式遴选着文明传承者。当然,有关于这方面的推衍与研究是被严格禁止传播的,因为连卡萨自己在看这份报告时,心中都充满挣扎、不甘……乃至于绝望。

然而这种信息封锁有多大用处,谁都不知道,因为随便一名强大的传奇巫师都拥有独立的人格、强大的自我思考、思辨能力,只要足够多的了解到两个立面的差异性之后,很多东西他们自己就可以推导出来。

而在这种情势下的中华武士会呢?

的确,宗主朱鹏被修真文明重创,老宗主李静玄不得不提刀前往血战星系向巫师世界、向卡萨巫帝证明忠诚,但真的没有人对更加卓越、更加强悍、文明契合度更高的修真文明动心吗?

恰恰相反,动心的人很多,虽然丑陋,但也无法回避、无需讳言,这就是人性。

地球纪元,九十年代刚刚建国初的中国,有多少人为能够去东瀛,去秃鹫国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计代价?哪怕嫁给一个又老又丑还家暴的外国老男人,向往美好的生活这是人之天性,在高魔世界这一点不但不会有所改变,甚至会变得更加清晰强烈,因为“长生”二字本来就是人类一切欲望的终极集合。

拥有无尽的生命,才可以经历更多的美好,吃更多的美食,见更多的风景,享受更多的情爱。

巫师世界,修真世界。

通天巫塔,中华武士会,九宵御龙剑宗,这一切都在交织着,纠缠着,就如同这缤纷绚烂的宇宙,爱恨情仇、蔚为瑰丽。

“无论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我会永远陪着你。”侧坐在床铺上,牵着朱鹏的手掌将之放在自己的脸侧,夏洛特流着眼泪哭着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巫师世界开始倒霉,曾经依附于它的所有存在都开始受到冲击。

曾经被认为是“天子门生、一世无愁”的世界守护者现在大批大批的被裁掉,无数人因此短时间内衰竭而死,惨不堪言,从这个角度来说当年秋月-真理奈被顶掉倒真的是因祸得福,因为现在物价疯狂高涨,整个巫师世界的资源都在往血战星系推积,很多以前就颇为珍贵的高价货,现在根本就已经买不到了。

在夏洛特将情绪略作宣泄后,房门被轻轻得敲响,略略整理一下自己,然后女精灵深吸一口气走出去,是此时此刻朱鹏的主治医生,大巫师迪索拉夫人。

“陛下现在的状况,是他正在以自身的意志与血息相对抗,陛下的求生意志很强烈,事实上我从来都没见过一位五阶超凡的存在可以承受辰星级强者全力一击后,依然支撑这么久。”

“其实,作为医者我们在这个时候能做的已经很有限了,只是不断用各种类型的药剂在陛下完全开启抗药性之前,强化他的生命力……然后,等待奇迹的发生。”迪索拉夫人在这个时候有些歉意的看了夏洛特一眼,然后她递出一份文件。

“这是我整理的,还能够在陛下体内生效的补充生命药剂。很抱歉,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病患倾尽家财,却依然无能为力,无法挽回,这可能是所有人都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了。

然而修真世界的血魔化心大法,作为魔道巅峰大成之作,也的确是奇诡邪异难以应付。

在床塌上,朱鹏静静得躺在那里,然而自身求生意志所化成的金色巨龙已然与漫天的血影酣战厮杀于一处。魔羽灵箭当中灌注着莫无语的精魂意志,灌注着他对于血的体悟,强大绝伦。

………………………

与此同时,中土玄都修真大世界血海魔行宗内部。

从外部向内观之,能遥遥窥见赤金铺地、琉璃为瓦、宝玉起楼、明珠镶墙、仙乐悠扬。

整个殿堂神圣雄伟、辉煌壮丽得令人心生无穷敬慕,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屈身并拜服。

而在那高高于上的血色莲座当中,有一血袍僧人正在讲经说法,只见高空中天花乱坠,四周大地上血莲翻滚。

经文中所言说的,尽是睥睨乖张,极尽血腥残暴等等人间苦恨,然而在莫无语的魔功演化之下,四周的魔徒都听得如痴如醉,信之为宇宙真理,毕生大道。然而,事实上,只有在这滔天魔威当中依然能保持一线清明者,才是真正的血海魔行宗继承人。

魔也是道,为道门之左,是攻伐利器。

“黑色的蝴蝶飞舞,用华丽的衣饰装扮自己,却遗忘了本质。是不是觉得自己从内向外都在一点点腐烂?”

“就好像戳一下脸皮,尸油和脓水就会流出来一般,你们是谁,一群行尸走肉!”莫无语捂着头,控制自己不再想起妹妹,然而越是想要遗忘也就代表着记得越见清晰。

他癫狂混乱的嘶吼着,然而四周却有绚烂的七彩之花坠下:

代表狂暴与血腥的红色、代表变态与扭曲的绿色、代表沮丧与颓废的蓝色、代表孤寂与空虚的白色、代表绝望与负罪的黑色、代表邪异与魅惑的紫色、代表贪婪与傲慢的金色……以及无数匪夷所思,完全无法以言语形容的情感色泽,这些尽是,魔之花,罪之花。

而陶醉于其中的魔徒,就如同身处于末日当中狂欢,麻痹大脑的酒精,尼古丁织成华裳,空洞的眼眸、浮夸的笑容,然后他们在狂乱的盛宴当中死去。

高高在上的莲座上,一道道血影闪出,每穿过一人就将其化为分散的尸粉,然后返归于莫无语体内。高坐于血色莲座之上,演化天魔秘法,种种神妙,能够保持本真自我有所领悟的方才是继承者,其它,则都不过是食物而已。

然而,突兀的,正在功行九转的血僧莫无语身躯一震,他的七窍当中都溢流出血来,虽然可以借魔功而深化血海无量,但事实上作为血魔,莫无语本人的精血却珍贵无比。

(怎么回事?)

因为真息真岔,漫天七彩之花与大地翻滚的血莲尽皆渐渐停止,莲座之下的魔徒们慢慢清醒过来,却在宗主苍白不悦的脸色中小心翼翼得四面退去。

“怎么了?被那外道邪神击破化身的伤势还没有好吗?”在所有魔子魔孙退去后,一道青光划破空间,下一刻,一名青衣道袍的修士脚踏剑气而来,他周身清净,其气纯一,与四周绚烂却又污秽的血海世界大不相同,是的,这方整个大殿事实上都是莫无语的魔功所化。

哪里有什么赤金铺地、琉璃为瓦,哪有什么宝玉明珠,在钟隐的灵目之中,他看到的尽是累累白骨、遍地腐尸,只是假作真时真亦假,虽是幻术,但只要变幻得足够真实,腐尸与牛排又有什么区别?白骨与珍珠又有什么不同?

就连佛祖都曾经言道: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既然如此,既然万事万物皆为泡影虚幻,那么真实与虚假又有什么区别,魔头与佛祖又有什么区别?

“咳咳……卡萨虽强,但他击破我一血魔分身却不至于破界牵连到我的本体。刚刚真息走岔,却是有人在炼化我的本命心血!”又咳嗽两声,莫无语略有些虚弱的如是言道。

当年,正是这一滴本命心血侵蚀转化了辉月大巫师希尔,甚至于在某种意义上讲,这滴本命心血才是莫无语血魔分身的真正主体,他那一击魔羽灵箭本来是指向甘道夫的,魔功侵蚀无影无形,诡秘难防,再加上甘道夫未来肯定是要参加文明战争的,在那种剧烈动荡的环境下,莫无语有一定把握再转化出一具更强大的血魔分身,阴巫师世界一记狠的。

然而,终日打雁终会有一颗被雁啄瞎眼的时候。

以相克相对的纯阳仙心感受到这一滴血魔心血诡异可怕,朱鹏立刻封闭自身五感六识,以自身为熔炉炼化这一滴心血。如果不这么做,身处于巫师世界大萧条、大动荡背景下,黑暗负面心理侵袭之下,朱鹏自己也绝对扛不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