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五章:超凡构想,远大前程,一气三化

第十五章:超凡构想,远大前程,一气三化(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孙子·谋攻篇》中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意思是说在军事纷争中,既了解敌人又了解自己,就算历经百次战斗也都不会失败。

朱鹏本身就是剑圣,他太清楚在面对强力法职者时,一名剑圣会做什么了,甚至了解到就连最细微的心理变化都能敏锐捕捉、预见的程度地步。

而老兽人剑圣则自以为他也清楚一名死灵法师在面对自己的突袭时会做什么……无非就是瞬移、闪烁、魔力护盾,再刚烈、疯一点的直接自爆,在老兽人剑圣看来都是很淡然的事。

一方知己知彼,一方知己不知彼,最后它不死谁死?

因为已有的心理预期,因此当朱鹏返过身来捅它一刀时,现实与思维的对冲让老兽人停顿了一下,它的这种不适应与“懵”也是朱鹏预料到的,于是这个老家伙就被朱鹏一套爆气连招一直连到死为止。

近战搏杀何等凶险残酷瞬息万变,在同阶者面前接连的犯错后,那就是再难以扳回来的绝对劣势了。

mmp,恶魔术士/死灵法师近战单杀剑圣了!一旁的火焰死灵恶魔在边上趴着喊:“666!”

其实,如果仅仅是单纯的死灵法师在近战中单杀剑圣,的确是比较夸张的,但如何算上恶魔术士这个血统兼职的话,这其实就算是少见,但不算夸张的程度了。

深渊恶魔本来就是与巨龙匹敌的魔武双修类生物,能够晋升圣域的大恶魔,哪怕是纯法系的,肉搏能力大多也弱不到哪里去,并且也不大可能会缺近战厮杀的经验。

在无尽深渊世界中成长起来的大恶魔,可以说是闻名诸天的傻x加能打,并不仅仅是因为天赋而已,更多的是因为它们的成长史,往往就是一部部战争搏杀史。

当一身纯白色白骨装甲,其上有深红色电芒般魔力跃动的朱鹏提着兽人老剑圣的脑袋出现时,另外的两名兽人圣域是心灵崩溃状态的。

它们一时难以理解朱鹏的打法陷阱与老剑圣一步错步步错的绝境历程,它们只知道平日两人联手也并不是兽人老剑圣的对手。而现在,这位老人家在短时间内被削首斩杀了。

血火燃烧,黑暗笼罩的特达尔岛,朱鹏并没有给对方太多的绝望与恐惧时间,十二具伪圣域阶骷髅兵,一具龙鳞变异血骷髅,再加上一头火焰死灵恶魔,它们一同包围住已然负伤的兽人岛主与亚马逊半人马射手砍杀。

其实那名亚马逊半人马射手是很难杀的,半人半马位移能力惊人,再加上可怕的强弓箭术,在适宜的地形打游击战,它一个圣域能应付三到五个圣域,将之击退甚至完成部分射杀。

但因为刚刚的瞬间失神与朱鹏的诅咒法术,一个恍惚间它被死灵召唤物沾上了,而一经沾上就无法摆脱,朱鹏对它的用心更甚于旁边那个悍勇的兽人岛主。

光耀骑士洛塔丽-艾恩斯,此时此刻她以手中长剑撑地仅仅只是保持着光环扩散,喘息着恢复力量,倒是不急,因为现在很明显已然大局抵定。

此时此刻洛塔丽看着一旁一身骷髅甲胄白骨武装的丈夫,只觉得有些陌生,因为要完全使用恶魔真身的力量,因此朱鹏这时是全身每一寸都包裹在白骨武装下的。

虽然依然还是达秀-维克托的皮囊,但恶魔之角延伸出前额、双眸中一片魔性的深红血色,甚至于白骨武装还要有内封深渊魔气的效果,不然还是会被拆穿身份。

在圣域法师的境界身份被拆穿是深渊恶魔的话,还是很麻烦的,不仅仅是已然打下的基业保不住了,就连维克托家也要受到牵连。

但如果是半神级存在再被拆穿是深渊恶魔身份,那问题就不大了,巫师世界就有许多巫师将自身转化为恶魔、龙族、血族血统,只是精神力越强完美转化的难度就越高,因此直接把自己弄死、弄疯的不在少数。

在这个世界同样有着这样的法门,半神级身份时被拆穿,说自己转化血统也就是了……或者说恶魔立场往往是混乱的,这群逗比往往玩不好间谍这样精细的活,即便有智商高能够胜任的,许多在中位面呆一段时间后就不愿意再回下位面了。

无尽深渊世界,那毫无疑问并不是什么美好亲切、值得怀念留恋的故乡。

很多位面的历史上都不乏有这样的记录,一些恶魔偷渡到中位面呆的时间长了之后,紧接着就成了反对深渊入侵的急先锋,往往被该世界的原住民称之为:黑暗英雄。

事实上,这就好像某国人到资本主义某国,享受过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后,成为坚定的资本主义卫士一样,说穿了就是利已性而已,这并没有错,尤其对于恶魔而言,更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了。

要么选择在此世界中位面成为黑暗英雄,痛痛快快享受几百乃至几千年物质充裕幸福时光,反正需要付出的代价不过是杀恶魔而已,在无尽深渊的时候本身就没少杀。

要么选择忠于深渊,或者说忠于将血火带到人间、让万物俱为毁灭的恶魔本能,这两种选择本质上谈不上哪一个更高贵些,只能说爱好不同,喜好不同,最后做出的选择不同,而这,就是绝对自由主义者:恶魔!

甚至连无尽深渊也并不拒绝自己孩子的这种选择,因为它的本质就是混沌的,混乱的,只要你足够强大,只要你能够承载你为自己选择所要付出的代价,那就尽情的,遵从你自己的本心吧。

在抵御无尽深渊世界的侵蚀过程中,真正需要在意的永远不是从下位面偷渡过来的那些恶魔,理智低的控制不住自己肆意杀戮、毁灭的本能,理智高的往往就在这个中位面住下了,杀起恶魔同族来真的是比谁都凶,比谁都狠。

真正需要在意的反而是这个中位面自己的同族,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无尽深渊世界事实上是极富力量,极具魅力的,许多中位面的人往往就在与之对抗的过程中,被这种动人心魄的魅力俘虏,成为一心想要让无尽深渊真正降临的狂人。

混沌、混乱的深渊本质,恶魔会成为同伴,同伴会成为敌人。

它本身即代表着创造,成长,终结,三者当中关于宇宙终结的真理,那种“道”之魅力,一旦接触,越是才智高绝之人,越是难以不被其所迷惑,所吸引。

心胆俱丧的两名兽人圣域,那名兽人岛主最后被朱鹏近身以一击骨矛格杀,那名亚马逊半人马则被打断了前双腿生擒。

最后朱鹏召唤出三具兽骨骨龙,让人带着两颗首级与一名俘虏巡游全岛,兽族狮人与亚马逊半人马都是彪悍强横崇尚死战的种族,然而当心灵支柱全部崩塌时,一部分狮人与半人马疯狂的展开自杀式攻击,但绝大部分的狮人与半人马都放下武器停止抵抗了。

在高魔世界,就连圣域阶的上位者都已经战亡了,底下的人再怎么拼命都已然意义不大,即便此时将人家击退,已方已无圣域,敌方圣域今天过来杀百十人,明天过来杀百十人,用不了几年特达尔岛还能有活人吗?

像这样的战法在高魔世界屡屡出现、史不绝书,因为的确是好用,虽然也不乏玩崩了,被军队联合绞杀的圣域强者,但往往还是前者获得最终胜利的时候更多。

圣域强者多是被逼退,被抵御,但被军队联合绞杀,这算是失误。换而言之,只要他不失误,圣域几乎没有被下阶者围殴至死的可能。

随着特达尔岛落入了维克托一族的囊中,一条起始于安斯坦恩岛,中转于不死帝国威尼城,再前往特达尔岛,最后返回安斯坦恩岛的黄金三角航线就此构成,一本万利,日进斗金都不足以说明维克托家族的刷钱速度。

但先维克托家族豪富之名传于四方的,却是达秀-维克托初入圣域,便以一敌三并完成当阵斩杀的恐怖之名。

只此一役,就已当世名扬,从此天下何人不识君!

………………

朝中有人好做官,这句话在异位面世界同样是有道理的。

虽然艾恩斯家族并不是什么显赫大族,军方权贵,但却是老牌的帝都军方贵族,这样的家族平常看起来并没什么,甚至可能还会显得比较寒酸落魄。

但时间本身其实就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在时间之水的浇灌之下,艾恩斯一族在帝方的任何层面都递的上话,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很可怕的潜势力了。

当然,正常情况下这种潜势力是没有什么用的,但当这股潜势力与充沛的财源相结合时,其能量就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侧目。

在地球的华夏史上,曾经有人问一位声名显赫的名将:“何时才能天下太平?”

这位名将回答说:“文臣不贪财,武将不怕死。”

事实上,就连这位名将都不敢要求武将也不贪财,因为皇帝都不遣饿兵,武将手上没钱,单纯凭忠义礼智信、家国战友情就要求士兵们为你卖命,太难也太残酷了。

将士们提刀上阵,杀敌报国,一方面是有保家卫国的情操,另一方面也是希望留在后方的家人能够因为自己的付出甚至牺牲而过得好,要是自己在前线杀敌,后方全家老少都冻饿死了……这样情况下还能保持战斗力的将士就实在太少了。

重赏之下,方有勇夫。

那些军方大佬贪财未必都是给自己留用享受的,而是军队这个东西它本身就是一头吞金巨兽,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一场规模稍大的战争打下来,仅仅只是伤亡将士的抚恤金就是一笔惊人的数字。

并且这笔惊人的数字由国家拿出来,真分到每一家人手上就真剩不下多少了,抚恤金往往是文官体系内派出的,但文官不贪财的就太少了。

当自己牺牲亲兵的老娘带着一家子孤儿寡母找上门来时,这些军方大佬有几个皮厚心黑到分他们一人一根打狗棍,然后赶他们上街要饭吃的?

军队、学校、监狱,这是三处最容易学东西,也最容易培养袍泽感情的地方,更何况这样培养出来的亲兵部队也最忠诚,最有战斗力,对于军方大佬们也并不是没有好处回馈的。

但在国家体系层面,文官方面必然要压制军方,这是正常的,要是一个国家的文官体系比军方还要强悍好斗,说明这个国家已经开始走向畸形了,因此当占据黄金海航线的维克托家族通过艾恩斯家族的关系脉络,搭上帝方这条线时,许多的路子就容易铺展开了。

如果自己的封地是在不死帝国内陆,那朱鹏选择的一定是加入文官阵营体系,因为不死帝国唯一的最强暴力集团只能是不死帝王,军部都是二线次之的,但自己的封地是在帝国边境线上,越远离帝国本土,文官阵营的力量就越小,因此朱鹏最后的选择就很清晰了,他选择对帝方进行利益输出,有钱大家一起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