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二章:达秀-维克托,超凡荣耀

第二章:达秀-维克托,超凡荣耀(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正常来说,恶魔的晋升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如果硬要以数值表示的话,那么从零阶到一阶的晋升,只要满足60的最低能量额度就可以了。

然而这仅只是理论上,事实上许多恶魔能量积蓄到120甚至更高的程度……然后爆体而亡了,强大的力量积蓄而得不到释放、转化,最后在恶魔体内爆开反噬已身。

但也并不是说能量额度的积蓄就不是好事,从零阶晋升一阶过程中,消耗转化的能量额度越高,激发的恶魔天赋也就越多、越强大,当然,这一理论也并不是绝对的。

60能量额度晋升的一阶恶魔,全部的能量都消耗在一个大火球天赋上了,这样技能虽然单一但威力却很大,零至一阶消耗120能量额度的恶魔,激发三种恶魔天赋,每种天赋能量消耗40,那么它很有可能被大火球恶魔一招秒掉,这就是所谓的与其千招会,不如一招精。

但世间绝大部分道理其实都可以反过来说,如果那名激发三种恶魔天赋的一阶恶魔,充分的认知自己,能力搭配合理,又躲避掉了大火球恶魔的一招会,那么它甚至能干掉复数以上的同阶恶魔甚至是越阶挑战。

精与博这种事,从来都是相对对立的互为辩证关系,但事实上想要晋升为高阶生命体,往往既要精且要博,既要有自身的专擅侧能力,又要对绝大多数能力存在有所了解。

正常小恶魔晋升是本能的,凭运气赌天命的,然而朱鹏再怎么虚弱也是超凡本质,他的知识、他的记忆、他的意志依然都是夺不走的宝藏,凭借龙虎生死印秘法,朱鹏提纯着体内的驳杂能量,在一边进化的过程中一边挑选着血脉中浮现出的力量。

(我现在是在人类城池当中,那么战力反而是在其次,最重要的是隐藏与逃命能力。)无论自身本质到底有多么的高,一阶小恶魔的天赋/能力/技能都是十分有限的,并且也需要体内已经提纯过的能量进行激发。

通过龙虎生死印,朱鹏将绝大部分低阶位的驳杂能量尽数转化为最适合自身体质的黑暗魔气,仅剩下那名半神大恶魔遗留下的一丝“血狱”气息,这种淡薄到极致的力量朱鹏也是无法转化为已用的,但他可以以此为饵激发自身体内的深层次潜能。

而这,则是普通小恶魔甚至传奇大恶魔都无法掌握的能力与知识。

(尸傀匿身术,这能力相当的不错,只需要杀一个人剥下他的皮与血肉,就可以近乎完美的遮掩下深渊魔气,虽然需要不时进行血浴,但在低阶能力中已经实在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了。)通过半神大恶魔的血狱法术,朱鹏短时间内就在战场上获得了89点的能量额度,战场除凶险以外的确是极好的发家致富处。如果只凭朱鹏自己,没有个把月的猎杀连他都很难积累到这些能量额度。

仅仅只是在尸傀匿身术上,朱鹏就消耗掉了55点能量额度,对于小恶魔而言这实际上是一个性价比很低的能力,绝大部分小恶魔更需要直接的攻防战斗手段,像朱鹏这样需要特殊能力的少之又少。

25点能量额度以“血狱”气息为引,朱鹏给自己恒定固化了一个“杀戮”天赋,这就是一种简化版的血狱加持,可以让朱鹏在杀戮中状态小幅度提升,并通过杀戮获得少量能量快速的精进。

最后一点能量额度已经固化不出什么朱鹏看得上看的能力了,于是他直接就把那能量加持在了自己身上,与其固化出一个小火球术,莫不如强化一下肉体力量投掷飞刀,至少瞬发、狠辣,适合自身。

于黑暗中,夜色下,阴影小巷当中以龙虎生死印完成由零阶至一阶的生命层次提升后,朱鹏的小恶魔之躯成长了一些,力量、速度都有所增强,但他更饿了,并且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及时隐藏起来,因为当日出而作的人类让军城要塞鲜活起来时,自身被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变越大了。

起身,往最脏、最臭、最杂乱的巷子里面钻。

每个城市都会有自己的贫民区,连21世纪的地球都有,更何况这个还处于地球中世纪的军需要塞?

那里的人肮脏、腐朽、对于无关自己的事都表现得漠不关心,即便死上几个人也没人在意,对于此时的朱鹏而言,那里是再好没有的藏身地了,此时此刻若是以小恶魔之身往贵族区潜,被逮到的可能性则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贵族区连穿着破烂一点的人都会被盘问,更何况一头披鳞顶角的恶魔。

从穷苦人晒晾的破衣间顺手牵羊的卷走其中一件,纠缠包裹在自己身上,小恶魔哪怕是一阶小恶魔的身材也仅仅只是从成人的腰部长到胸腹部,此时此刻包裹上破被单,就如同一个随处可见的乞儿。

其实小恶魔进阶成一阶恶魔,已经可以长得比人类成人都更强壮、更有战斗力了,只是朱鹏成长的时间太短,获得的食物太少,无论龙虎生死印多么精妙,物质能量转化的基本定律还是要遵守的,因此朱鹏这个一阶恶魔的能力倾向更倾向于法系,虽然朱鹏是以能量额度强化过肉身的。

卷着偷来的破被单,又偷来一个破碗……一天之前朱鹏还是硬撼天劫,与整个世界相抗争并战而胜之的超凡大能,一低头一抬头的功夫,就裹着被单端着一只破碗上街了。

当然,朱鹏这是在掩饰身份,同时想先大体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过路的胖大妈看裹着被单的小鬼缩在角落里可怜,从菜篮子里给他撕了一小片面包扔在了那破碗里。

(……长得胖胖的虽然都比较凶,但其实都是好人啊。)感叹着,一边低头感谢一边顺势把面包塞到了嘴里,虽然黑面包难吃得要死,但人如果饿激了吃什么都是香的,当年朱鹏最惨的时候,为保持战力,人肉也是吃过的,刚开始时吃了就吐,然后再烤两块再接着吃,再接着吐,那段日子里,谁要是肯施舍给自己一块面包,自己一定感激他一辈子,可惜,并没有那样的好事啊。

记住了那个胖大妈的模样,从形貌气度上看,她应该是军城里管食堂采买的,多少有些权力,不然也不可能有发这份善心的能力。

黑面包并不好吃,但挺顶饱的,五指伸展开合间感受着由食物转化而来的力量,朱鹏就在街边角落里缩了一整天,唯一的收入就是那半块黑面包。街边的乞丐头子本来是打算教训他一下的,然而看他缩在街边角落里动都不动,觉得对方还算老实、也怕他是有什么疫病快要死了,因此也就没过来揍他。

乞丐头子并不知道,自己一时的心慈手软,救了自己全帮上下的小命。

当天色再一次暗沉下来的时候,朱鹏站立起来裹着身上的破被单走向了远处,如果有人靠近他就会隐隐约约听到一连串发音传来……一天的时间,凭借超凡本质,朱鹏已经记忆下这条街道上每个人说得每一句话,并大体学会了这个世界的大陆通用语。

圣坦丁堡,军城武器店。

因为这里是帝国与深渊恶魔交战的前线,因此这里的武器店拥有官方背景,武器多、质量好、并且远远比其它地方武器店出售的物品,更实用便宜。

夜色渐深,在老戈尔就要关上店门时候,一个身上包裹着破被单的侏儒走入进来。

“滚,滚。乞丐……呃,大爷,是小的眼瞎,您有什么事吗?”

看着朱鹏拍出的那颗熠熠生辉的绿宝石,武器店主老戈尔的态度陡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样的身高,这样阴沉冷血的气质,这样奇特的装扮,还有这样阔绰的出手,这位爷如果不是高级刺客,老戈尔把自己的俩眼珠扣出来当泡踩。

“武器、精品。”

虽然高级刺客不去刺客的渠道,而是来武器店买武器多少有些奇怪,但这个问题实在是有太多理由可以解释了。朱鹏倒不是找不到刺客渠道,只是那样就太浪费时间也没必要。

……………………

最后朱鹏以那颗得到女法师的高级绿宝石,换到一柄极为锋利附有破甲效果的长匕首,当然,以他此时的身高来说已经是短剑了,一双无声皮靴,一枚加速戒指。

看武器店老板笑得那见牙不见眼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赚大了,但没关系,手上的武器会为自己赚取到更多,因此只能说是各取所需罢了。

月黑风高,天穹间有大片大片阴云密布。

迪斯喘着粗气从一名年幼的女孩身上翻身,殷红色的鲜血扩散,遍体鳞伤的女孩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十五岁的小姑娘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然而在此时此刻却已然早早的凋零。

迪斯并不怎么在意,一名刚刚入行的流莺而已,自己是这条花街的老大,一年半载弄死一两个看得上眼的,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区区穷人家的女孩,偏偏还长得眉目清秀,这本身就是招灾惹祸的事。

迪斯,从一个街头流浪儿,一步步爬到成为占据几条街的一方老大,他用了十五年时间。

这十五年时间,昔日并肩的十兄弟,现在就只有他和老七两个人还活着了,当然,有几个兄弟也是他亲手送上路的,毕竟位置就这么多,老大的宝座总不能好几个人轮着坐。

麦可,一个贫民窟长大的女孩,作为曾经当过兵,后来残疾,然后作为搬运工辛苦十几年的父亲因为积劳成疾,父亲需要药费、弟弟需要衣食,作为一个贫民窟长大的女孩,麦可觉得如果可以为父亲换到药钱,为弟弟换得衣食,让做扫洒的妈妈不用再那么辛苦,那么出来卖也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自己挺漂亮的,应该可以卖好多年……也的确并没有什么不好,尊严是人在吃饱喝足后才有资格高声谈论的,日复一日的辛劳与贫穷,则从来都是“尊严”这种奢侈感情的石碾,一轮一轮将之碾碎得渣都不剩下。

当高大的街头老大迪斯看上麦可的时候,小姑娘几乎以为自己迎来了故事中的爱情。麦可不觉得黑帮有什么不好,麦可不在乎迪斯比她年长十几岁,他们两人原本的结局可以更加的美好。

但,麦可怎么也没想到,漫长黑道生涯那日复一日的压力,早就把迪斯逼得疯狂了,只有在死去的年轻女孩尸体上,迪斯才能感觉自己是安全的。然而,并不是你感到安全就真的安全了,当剧烈的血腥味伴随着房门的打开而涌入进来,迪斯再感受不到一丝一毫温暖,只有周身如浸冷水中的遍体生寒。

他蓦然回头,看到的却是持刀冲进来的老七周身是血,下一刻自他的后颈中刺入一柄剑,剑极薄极利,自后脖颈处直贯而入接着从老七口中刺出,仅仅只有剑尖处隐隐有一滴血珠滴落,显示出驭剑者高明到极点的剑术修为。

扑通,老七的尸体向前扑倒,他是倒数第二个,迪斯黑帮总部内二十多号人,现在就仅仅只有老大迪斯还活着了。

“原本,只是打算找你借些钱,顺便再问点事情。”

“可惜我在来的时候,听到一个小孩子哭着喊着要他姐姐……我并不是说你杀她有什么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还有……杀人者人恒杀之!”在迪斯面前,朱鹏并不怎么避讳自己那有些糟糕的大陆通用语,剑气刀光下一刻就在房间时怒放。

朱鹏手中的剑极为锋利,因此也极脆,使用这种暗杀剑其实需要极高的用剑技巧,因为如果用它和常规武器硬拼的话,被砍出缺口因此钝化还是轻的,和此时此刻迪斯手中这样的厚背单刀硬砍,不用两记就会直接断碎掉。

然而朱鹏步法进退,剑招诀要变化高明至极,双方身形只是瞬间交错,迪斯一刀劈空后就觉得咽喉处陡然一凉,下一刻伴随着血雾的喷散他全身的力道就都散去了。

厚背单刀咣当坠地,迪斯捂着喷血的颈侧坚持着不肯死,他以最后的力量挣扎着嘶声道:“你说……杀人者人恒杀……那……那你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